美俄军控博弈再次升级(国际视点)

文章正文
2019-12-19 12:06

  核心阅读

  美国军方日前进行了新型中程弹道导弹试射。这是今年8月美国正式退出《中导条约》后,首次试射受该条约限制的弹道导弹。俄罗斯随后公布了“伊斯坎德尔”战术导弹的发射训练视频作为回应。分析认为,美俄关系近年来持续紧张,双方围绕军控、乌克兰等问题龃龉不断。双方军控博弈不断升级,恐将对全球战略稳定产生重大冲击。

  

  12月17日,美国参议院审议通过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法案授权美国2020财年国防支出为7380亿美元,比上一财年增长约2.8%。美国媒体分析称,该法案包括的多项措施被认为明显针对俄罗斯等国,这势必进一步加剧美俄分歧。

  美国——

  试射所获取的数据将用于重启中程导弹研发计划

  美国国防部发言人罗伯特·卡弗说,美国军方12月12日从加利福尼亚州范登堡空军基地,试射了一枚携带常规弹头的新型陆基中程弹道导弹。试射所获取的数据将用于重启中程导弹研发计划。《防务快讯》报道说,美国国防部已经向美国国会申请拨款9600万美元,用于研究并测试陆基中程导弹。美国参议院在审议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时,同意国防部进行中程导弹相关研究。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美军最新测试的导弹射程为3000公里至4000公里,这是《中导条约》所禁止的导弹类型。

  苏联和美国1987年签署《中导条约》,规定两国不再保有、生产或试验射程在500公里至5500公里的陆基巡航导弹、弹道导弹及其发射装置。今年2月,美国单方面启动退出《中导条约》程序,并于今年8月退出该条约。

  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声称,既然美国已退出该条约,国防部将开始全面研发陆基常规中程导弹。他还称这是对俄罗斯方面有关行为的“审慎回应”。埃斯珀称:“一旦我们需要中程导弹,我们将与欧洲、亚洲及其他盟友密切合作、快速行动,进行相关可能的部署。”

  对于此次试射,美国《防务快讯》网站的评论称,美国用行动“炸碎了《中导条约》之墙”,显示美国早已将《中导条约》抛诸脑后。

  美国军控协会裁军处主任金斯敦·赖夫表示,此次试射 “意义重大”,因为陆基中程弹道导弹可以迅速攻击俄罗斯等国,“这正是五角大楼想获取的能力”。负责这次试射的指挥官马斯塔里尔上校表示,美国国防战略有“非常明确的方向”,旨在恢复其在大国竞争中的优势。

  俄罗斯——

  美国发展中程导弹将导致严重后果

  针对美国此次导弹试射,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13日表示,美国早就在为违反《中导条约》作准备,美国发展中程导弹将导致严重后果。

  俄罗斯外交部核不扩散和军控司司长弗拉基米尔·叶尔马科夫表示,美国在退出《中导条约》几个月后就进行了这次测试,证明该武器的研发“进行了很长时间”,“这让我们感到担忧”。俄国家杜马国防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克拉索夫指出,欧盟如果真心为欧洲大陆安全考虑,就该坚决拒绝美国在欧洲部署这种类型的导弹。

  在美国试射中程导弹之后,俄罗斯迅速作出反应。俄国防部12月16日公布了“伊斯坎德尔”导弹的发射训练视频。此前,在俄美《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框架下,俄方在其境内向美方人员展示了“先锋”高超音速导弹。俄方此次展示的目的是为了维持《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可行性与有效性。据介绍,“先锋”高超音速导弹使用两级火箭发动机,其弹头能以20倍音速飞行,耐受2000摄氏度高温,可“突破目前世界上所有防空及反导系统”,并对目标实施精确打击。

  在美方此次试射新型导弹之前,俄外长拉夫罗夫刚刚结束对美国的简短工作访问。拉夫罗夫此行的主要目的,是就俄美两国续签《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同美方进行谈判。俄副外长里亚布科夫透露,双方关于军控及战略稳定的对话没有取得进展。

  俄美2010年签署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将于2021年到期。该条约旨在限制俄美两国保有的核弹头数量。《中导条约》失效后,《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成为两国间唯一的军控条约。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本月早些时候公开表示,希望在今年年底前延长该条约有效期。美方此前曾多次表态无意延长该条约,并声称该条约无法限制俄罗斯的战术核武器和运载装备。

  舆论——

  军控体系的崩溃可能会引发一场新的全球军备竞赛

  俄罗斯科学院美国和加拿大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瓦连京·库兹涅佐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试射新型中程弹道导弹,这可能引发新一轮军备竞赛,因为俄罗斯为保障自身安全会采取一切必要的反制措施,包括研发近程和中程弹道导弹。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此前也表示,《中导条约》失效后,世界将失去宝贵的“核战争制动器”,呼吁相关各方积极为国际军控寻求新的通道。

  事实上,对于美国试射中程导弹,其国内也有不少反对的声音。美国军控协会执行主任金博尔说,五角大楼的中程导弹项目是一个错误。“这是鲁莽和不必要的,这将加剧美国与俄罗斯的紧张关系。没有北约或东亚盟友表态愿意部署这一导弹。”美国《新闻周刊》的评论说,美俄军控体制的崩溃可能会引发一场新的全球军备竞赛。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冯玉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当前的国际军控体系主要是在冷战前后美俄关系相对缓和的时候形成的,主要以美俄双边军控协议作为主要架构。随着高新科技军事技术的应用、国际战略形势的变化以及美俄军事力量的演进,既有的军控体系正在加速崩塌,国际上确实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军备竞赛的风险。

  库兹涅佐夫表示,美国内政因素在美对俄外交决策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美国两党互相掣肘,造成美国政府的对俄政策充满不确定性,目前美官方又不愿同俄方讨论军控议题,这让舆论普遍认为,美俄关系短期内难以转圜。

  (本报华盛顿、莫斯科12月18日电)


  《 人民日报 》( 2019年12月19日 16 版)

(责编:冯粒、曹昆)

文章评论